当前位置: 主页> 特殊符号> 正文

山东14岁学生因炭疽病死亡,炭疽到底是怎样的疾病?多发生于农牧民,对抗生素敏感唤

原标题:山东14岁学生因炭疽病死亡,炭疽到底是怎样的疾病?多发生于农牧民,对抗生素敏感

8月27日,中国疾控中心周报(CCDC Weekly)发表了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两名炭疽病患者的现场记录。这两名患者由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其中一例是一名14岁的学生,另一例是一名从事屠宰牛工作的35岁男子。14岁学生于8月6日死亡,从事屠宰行业男子已被转移到传染病医院进行隔离和治疗。8月14日,阳信县进行了动物免疫接种。

根据国家卫健委官网数据,截至2021年7月底,全国炭疽发病总数为159例。而2020年全年,全国炭疽发病数为224例,无人员死亡,发病率为0.016例/100000人。

2017年1月,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余宏杰等在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牲畜控制计划对消除炭疽病至关重要。9月2日,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陆家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炭疽病属于自然疫源性疾病,其病原体炭疽芽孢杆菌则是条件致病菌。由于炭疽芽孢杆菌对抗生素敏感,所以在没有大型疫情的情况下,兽用炭疽疫苗常只用来进行紧急预防接种。考虑到免疫成本,没有必要给所有动物都进行接种炭疽兽用疫苗。

▲中国疾控中心周报(CCDC Weekly)截图

14岁学生因炭疽病死亡

另一名患者曾在其家中屠宰病牛

据中国疾控中心周报(CCDC Weekly),2021年7月28日,14岁学生突然出现发烧、疲劳、干呕、腹泻和抽搐,随后于当天晚上被送往刘庙村卫生所,7月30日再次被送往。7月31日,14岁学生因突然昏迷、锁骨疼痛被转送至滨州医科大学医院,乡村诊所输液时颈项僵硬。8月6日,14岁学生自愿出院,并于当天死亡。专家初步判断14岁学生为肠炭疽或脑膜炎炭疽引起的败血症。

记录指出,在积极调查期间,从事屠宰行业男子最初被确定为疑似病例,随后被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为皮肤炭疽。该名男子在案件跟踪的早期阶段隐瞒了真相。8月12日,在公安部门工作人员的协助和核实下,调查组发现从事屠宰行业男子于7月25日在14岁学生的家中屠宰了从阳信县文店镇购买的病牛。卖牛人说,这些牛是7月初从吉林省购买的。据受访者称,在屠宰过程中,黑血在地上流动,内脏散发出异味。这些事件反映出当地部分群众对炭疽病的预防和控制缺乏认识,考虑到他们的经济负担和混乱的私人牲畜交易,这些因素为炭疽病的爆发带来了相当大的风险。

记录还指出,调查人员检查了当地的牛场和羊场。截至8月13日,从主要检测区域采集的39份血液涂片样本(涉及8个养羊场和39个养牛场)全部送至省动物厅进行检测,所有样本均为阴性。此外,对重点试验区的54户家庭和一般试验区的69户家庭进行了调查,调查人员没有发现疑似患病的动物。同时,该县对占地1254564平方米的农场和屠宰场进行了消毒,并妥善处理了样本呈阳性的家庭的牛肉产品。8月14日,阳信县进行了动物免疫接种。

▲低倍显微镜下的炭疽芽胞杆菌菌落形态 图据潇湘晨报官方百家号

2018年内蒙古发生一起皮肤炭疽疫情

所有病例均与可疑病死牛羊有关联

近期,除了山东阳信,山西文水、河北围场也均报告了炭疽病病例。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阳信、文水和围场均为有名的肉牛养殖县。这说明,接触患病动物可能是导致感染炭疽的重要原因。

2020年4月2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强制性卫生行业标准《炭疽诊断》,这是最新一版关于炭疽病诊断的相关文件。

《炭疽诊断》指出,炭疽是由炭疽芽胞杆菌引起的一种人兽共患急性传染病。主要发生于畜间,以牛、羊、马等草食动物最为易感。人主要通过接触患炭疽的动物或污染的动物制品、环境感染而患病。主要临床类型为皮肤炭疽,少数为肺炭疽和肠炭疽,可以继发败血症及脑膜炎。皮肤炭疽病死率较低,其他各型炭疽的病死率均较高。

流行病学史是炭疽病患者的诊断依据之一www.beiyuseed.cn——发病前14天以内,接触过疑似炭疽的病、死动物或其残骸,或食用过疑似炭疽的病、死动物肉类或其制品,或吸入可疑炭疽芽胞杆菌污染的粉尘,或从事与毛皮等畜产品密切接触、与炭疽芽胞杆菌研究使用相关的职业,或在可能被炭疽芽胞污染的地区从事养殖、放牧、耕耘或挖掘等活动。

山东此次报告的炭疽病病例仅有两名,但作为一种法定乙类传染病,炭疽曾多次引起过疫情暴发。2020年,在《疾病监测》上,通辽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聂莉等曾撰文对2018年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一起皮肤炭疽暴发疫情进行了分析。

当时,这起疫情出现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大林镇胜利村,7月20日,养羊户张某某家出现羊死亡,8月2日起,村内部分养牛户出现病死牛,养殖户主在未经任何检疫的情况下与村民对病死牛羊实施了剥皮、分割和食用,截至8月20日,累计排查接触病死牲畜者96例,皮肤炭疽发病23例,感染率23.96%,与病例密切接触者120人,无人与人传播。

作者介绍说,流调结果显示,病例的出现与病死牲畜相继发病、宰杀的时间完全一致。所有病例(100%)均与可疑病死牛羊有明确的流行病学关联,剥食、宰杀病畜和接触病畜及产品等是本次炭疽暴发疫情的主要危险因素。

作者还指出,经调查发现,养殖人员卫生和防病意识淡薄,未及时上报畜间疫情而是采取屠宰分食处理,甚至病死牲畜养殖户隐瞒屠宰病牛的人数及病牛肉去向,导致扩大疫情、增加现场疫情处置难度。炭疽是一个流行因素明确的疾病。对病牲畜不屠宰、不剥食、不销售是预防控制炭疽发生的关键措施。应加强对农牧民卫生防病知识的宣传教育。

上述文章的另一作者,通辽市传染病医院从事传染病诊疗工作的主治医师刘胡木吉乐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皮肤炭疽每年在当地都会发现那么几例,但总体看数量不多。

去年全年炭疽发病数224例

研究表明超八成发生在农牧民身上

根据国家卫健委官网数据,红星新闻记者梳理了2021年以来全国各月份的炭疽传染病情况。一月份,全国发病数16例,死亡数0例;二月份,全国发病数10例,死亡数0例;三月份,全国发病数9例,死亡数0例;四月份,全国发病数19例,死亡数0例;五月份,全国发病数14例,死亡数0例;六月份,全国发病数25例,死亡数0例;七月份,全国发病数66例,死亡数1例。

不难发现,除六七月份以外,其他月份炭疽发病数均在20例以内。但值得注意的是七月份,全国发病数上升至66例,还出现了一例死亡病例。另外,将上述数据相加后可以得知,截至2021年7月底,全国炭疽发病总数为159例。

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2020年全国法定传染病报告发病死亡统计表》,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2020年全年全国炭疽发病数为224例,无人员死亡,发病率为0.016例/100000人。

2017年1月,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余宏杰等在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杂志上发表文章,针对1955-2014年中国的人类炭疽病流行病学进行了回顾。研究使用了1955-2014年记录的120111例人类炭疽病例的国家监测数据,并分析了这种疾病在中国的时间、季节、地理和人口分布。

文章指出,自1978年以后,炭疽病发病率开始下降,直至2013年达到193例(0.014例/10万人口)的最低水平。在研究期间,炭疽病病例死亡率累计为3.6%,自1990年以来也有所下降。炭疽病全年都有病例发生,在8月达到高峰。有31个省市至少发生过1例疑似或确诊炭疽病例,炭疽病地理分布由西向东整体下降,受累县区主要集中在西南部和东北部。炭疽病目前已从受到工业接触感染的毛皮加工工人转向农业工人;86.7%的病例发生在农牧民身上。大多数(97.7%)报告的病例是皮肤形式。

研究者提醒说,随着疾病控制的改善,疾病报告也有所改善,原本会漏检的病例现在被发现并报告。然而,没有疾病报告并不等于没有疾病。这种情况表明,近年来没有任何炭疽病例的省份和大城市,其实有再次出现炭疽的危险。人类是从动物身上感染的炭疽,反之则不然。因此只有当这种疾病从牲畜身上被根除时,人类才能免于这种疾病。根除这种疾病需要农业和兽医界的认真监督和监测,目前已经有许多国家实现了这一目标。

文章指出,炭疽病的地理分布表明,牲畜控制计划对消除炭疽病至关重要。包括在疫情持续的情况下每年接种疫苗;改进实验室诊断和参与,特别是兽医诊断实验室;基因组菌株鉴定和定位;以及异常暴发的调查(例如,炭疽通常是夏季疾病,其他时间的暴发更具受污染牲畜饲料的特点)。

兽用炭疽疫苗非强制免疫

农业部曾呼吁有条件的养殖户对易感动物实施免疫

针对炭疽这种人畜共患病,农业农村部兽医局负责人曾于2018年接受采访时表示,炭疽多为散发疫情,但是炭疽芽孢抵抗力极强,在干燥土壤和污染草原中可存活40年以上,在自然界长期存在,一般消毒剂对芽孢杀灭作用很差,难以清除。牧民和养殖场,特别是曾经发生过炭疽疫情的地区,应该从几个方面防范。

一是有条件的养殖户要对易感动物实施免疫。二是严格控制人员、车辆和易感动物进入养殖场,养殖场地、圈舍及进出的人员、车辆、物品要严格落实消毒措施。三是不从疫区调运易感动物;从非疫区调入动物要有齐全的检疫手续,落地后要隔离观察,无异常情况再混群饲养。四是发现牛、羊、猪等牲畜突然死亡或者天然孔出血、腹部膨胀、体温升高等现象,要将病死或发病动物隔离,限制其移动,做到不宰杀、不食用、不出售、不转运病死动物及其产品,并及时上报当地兽医部门。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国家对严重危害养殖业生产和人体健康的动物疫病实施强制免疫。饲养动物的单位和个人应当履行动物疫病强制免疫义务。今年1月11日,农业农村部印发了《2021年国家动物疫病强制免疫计划》,免疫病种包括:高致病性禽流感、口蹄疫、小反刍兽疫、布鲁氏菌病和包虫病。

换言之,炭疽并不属于强制免疫范畴,如果需要接种相关兽用疫苗,可能需要养殖户自行承担相关费用及疫苗不良反应带来的风险。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陆家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炭疽病属于自然疫源性疾病,其病原体炭疽芽孢杆菌则是条件致病菌。由于炭疽芽孢杆菌对抗生素敏感,所以在没有大型疫情的情况下,兽用炭疽疫苗常只用来进行紧急预防接种。也就是说,当某地发生了炭疽疫情,容易形成自然疫源性疾病时,兽用炭疽疫苗会用来给当地动物紧急接种。考虑到免疫成本,没有必要给所有动物都进行接种炭疽兽用疫苗。

红星新闻记者还了解到,炭疽疫苗除了兽用以外,也有人用疫苗。不过陆家海表示,目前人用炭疽疫苗已经非常少,一般情况下不会给普通人进行接种。这主要是因为,炭疽病并非常见疾病,而且抗生素的使用也能对细菌进行良好的控制和治疗。一般来说,人用炭疽疫苗只会给高风险人群接种,比如在洪涝灾害后出现炭疽芽孢杆菌污染土壤,导致大量牲畜死亡的时候,才需要给高危人群接种。

红星新闻记者 严雨程

编辑 官莉

符号搜索

会议系统 二手奢侈品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