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特殊符号> 正文

赛人:别装了,其实你知道第一次没那么重要葬

原标题:赛人:别装了,其实你知道第一次没那么重要

欢迎收看这一期的《四味毒叔》,我是赛人,今天想跟大家聊一聊最近的一些电影,不仅仅是最近,很多电影都会出现这个状况,但最近大家也许会更明显的感受到这样一层表达。最近有两部电影,一个是《你的婚礼》,还有一个是《我要我们在一起》,这两部电影都是讲的初恋的故事。

关于初恋的电影其实也有很多,韩延导演有部电影名字就叫《第一次》。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我们总会把人生的第一次看得这么重要。但实际想想,我们很多人都已经忘了自己的第一次。你记得我们第一次吃饭的时候吗?记得第一次喝酒的时候吗?记得第一次走过一条马路的时候吗?其实都忘了。但为什么我们那么容易把自己感情的第一次铭记在心,永不忘怀,甚至把它当作了一个弥足珍贵的东西。

我觉得我们把人生的第一次看的这么珍贵,其实让我觉得很奇怪,我们这个时代距离封建社会,已经过去了很多很多年,从五四运动开始到现在,已经100多年过去了,但我们有些观念其实还是在那个旧时代,梳着大辫子,裹小脚的那个时代里面。

现在的人为什么觉得第一次让人铭记,其实让我想到, 就像是过去男性的处女情节。现在好像还不仅仅如此,现在男女平等了,女性还有一种处男情节。就好像说这一次就是最重要的,这一次你就要决定你的一生的愿望和意志。但事实是这样吗?更普遍的现实是这样吗?我想不是这样的。

处女情节的根子上是什么?是旧社会的,也可以说是男权社会的,对女性的占有。它的背后其实就是一个占有欲,是剥夺你去尝试性生活的权力。如果你尝试性生活,那么你就是不洁的、不贞的,剥夺了女性的全部可能性。假如你想跟自己的未婚的对象或者订婚的对象,甚至已婚的对象之外,再去发生一些情愫的话,是万万不行的,是会造人唾骂,过去还要浸猪笼的。现在当然不至于这样,但如果我们仍然认为第一次还是那么的宝贵的话,这种想法其实就是封建思想的余孽。

现实生活中,我们仔细看看那些步入婚姻殿堂的人,你去问问她的丈夫,或者他的妻子,那是你的第一个吗?其实很少有人是这样的。在这里稍微说一点,我们说什么是人生呢?人生是要比较的,你只有第一次,就没有比较,你就不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就好像中断了人生的可能性。人生是一个不停的向前走的过程,而不是停下脚步,你想停下脚步也不可能。我们还举例,在一部电影里面,《你的婚礼》和《我要我们在一起》,这两个片子其实都或多或少透露出这样的一层意思。《我要我们在一起》稍微好一点,而《你的婚礼》更重要、更强化这点。就是认为走到这个时候,在第一次里,人生的美味要一次都要尝尽,他不相信后面的人生是更美好的、是更丰富的。在我看来这样的观点,都是一种封闭式的,很难再往前伸展的一种东西。

我们还注意到这两个电影,就是《你的婚礼》和《我要我们在一起》,甚至包括更早的一部,《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都一样,都发生在校园。这些片子总是给我们这样一种强烈的暗示,好像荷尔蒙只有在年轻的时候才配发作,而校园之外的全是万恶之源。他们不相信未来的生活,实际上要比校园的生活更丰富、更有意思、更不可预料,甚至是更美好,他们认为他们的美好就到这儿了,就到此为止了。

实际上在我看来,这种心态是一种鸵鸟政策,他们永远在找一个能把头埋起来的一种沙土,把头埋到尘土里面去,而不愿意真的把头仰起来,去看一看外面的天空。因为只有在这样的情绪中,他们才会这样的坚信第一次是最好的。但事实怎么可能呢?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隐性的、懒惰的、懈怠的、反社会人格。因为他们不愿意跟社会接触,所以我称他们是叫反社会人格。

第二点,这些相信第一次的人,他们是拒绝成长的。第三点,他们也是不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可能性的。这是一种非常糟糕的、颓废的,最关键的,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人生态度。

我们现在谈谈什么是第一次,第一次的时候,其实我认为肾上腺是最主要的一点,或者说,这种身体性的东西是更重要的,恰恰心理方面的东西比较少。但现在所有的电影,都认为是心理大于生理的,我们是看不到身体活动,只看到心理活动,这违背了我们第一次去跟一个人接触的时候的那些真实的东西。

我们经常说我们的第一次接触可能是什么?是小鹿乱撞、是心跳加速、是血液加快。但是在这些电影里面,至少在刚才提到的这三部电影当中,都没有出现,这是个特别奇特的现象。因为你仅仅是服从于你的心理,而没有真正调动你的心灵。所以,假如说第一次有什么不宝贵的地方,它恰恰就在这里。谈恋爱,如果我们仅仅说谈恋爱的话,当然是要用身体去谈恋爱,这个我们不可能去否认它,但谈到最后的时候,还是要跟心灵在谈恋爱,因为你的身体总有累的时候,总有疲惫的时候。总有一天,即使你拥有年轻的身体,也有的时候会不那么具有弹性,当你跟一个人谈恋爱的时候,你的身体一定会有懈怠的时候。

还是总结前面那句话,心理活动实际上是什么?心理活动太多了,真正的心理活动有没有?生理活动是心理活动的基础,但在很多电影里,连这个基础我们都看不到。相对于讲初恋的电影,第一次初恋的电影,拍得要好一点的,其实还是姜文导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但是这个电影拍得好,还是要归功于王朔的原著,王朔的原著叫《动物凶猛》,它不是人物凶猛,是动物凶猛。这里强调的是什么?强调的是身体上的活动,身体的活动其实就像一场暴风雨,但不是每一次暴风雨都能雨过天晴,或者说,即使雨过天晴之后,它能不能真能挂起一条彩虹?这是很难确定的事情。

所以很多人把自己的冲动错误地理解为是一场心动。但是在我们刚才举的这些电影当中,其实既看不到冲动,也看不到切实的这样心动的东西。真正的这些心动,那些幽微的、复杂的、暧昧的、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们是看不到的。当然我承认有些人会比较走运,我相信有的人,他的第一次就是他的最后一次,这并不是件坏事,但我也不承认这就是一件好事,这仅仅只能说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还有一点,就是刚才前面提到的那样,强调第一次的人,他们拒绝跟社会的密集的接触,他们总认为校园之外全部都是万恶之源,这背后其实就是拒绝成长,他们不会想到去适应这个社会。我认为只有在适应社会的前提下,才有可能改变社会的这样的行为。他们希望他们自己的美好在第一次到此为止,他们也希望他们自己的人生也在第一次到此为止。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个不健康、不值得鼓舞、不值得提倡的现象。

长大有那么可怕吗?想想看也没那么可怕。因为大家都是这么长大的,一代人一代人过去,假如长大很可怕的话,那么人生就很可怕。所以说那些相信第一次的人,他们就不会相信那句笑到最后才笑得最甜的古话。我在这儿特别想举一个柏拉图的例子,柏拉图是古希腊的一个大哲学家。有一天他有个学生跟他说,自己要结婚了,想结婚了。学生就问自己的老师,我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对象呢?找一个什么样的一个女孩成为我的伴侣呢?

柏拉图什么也没有说,就把他带到一个麦田上来了。他告诉自己的学生,我现在给你安排一个任务,你从麦田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在这个麦田里面一直走,走一条直线,不拐弯,一直往前走,给我找到这个麦田里面最大的一个麦穗,好不好?找完了以后我再告诉你。

他的学生说行,于是就开始找,他走了几步以后,就看到一个比较大的麦穗,正准备摘下来的时候,他就想,老师让我找整个麦田最大的一个麦穗,再往前走吧。果然又走几步,又看到一个更大的麦穗,他又准备摘下来,说不定后面还有一个更大更大的了,再往前走呢?再往前走,往前走,往前走,他就穿过了这个麦田,两手空空的回到了老师的身边。

柏拉图就说,这就是谈恋爱的智慧,不仅是谈恋爱,这也是人生的全部智慧。就在这个麦田里,就在这个麦穗里。但是这个说的范围是比较大的。我们简单来分析一下柏拉图的这个寓言,就是说人会自觉或不自觉的不相信自己的第一次,也不会坚信自己的最后一次,这才是人生的真相。所以我要送一首歌给这些相信第一次的人,拍下这一次的人。是罗大佑先生当年为国际和平年而创作的一首歌曲,叫《明天更美好》,而不是昨天。

谢谢大家收看这期节目www.dbwlgs.cn,我们今天就聊到这。

?

符号搜索

会议系统 二手奢侈品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