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特殊符号> 正文

菲律宾大选考验杜特尔特政治遗产7o1

原标题:菲律宾大选考验 杜特尔特政治遗产

[ 杜特尔特上台以后,提出了相当于约1.6万亿元的庞大基建计划。 ]

菲律宾2022年大选已经启动,10月8日是候选人登记的最后期限。从报名登记的候选人实力和声望来看,这一届大选会非常激烈。对于菲律宾国内政治发展和对外政策来说,都是非常关键的一次选举。

现任总统杜特尔特已执政近六年,为菲律宾政治打上了浓重的个人风格的印记。这一次大选的竞争,将在杜的自家人马、杜的政治盟友与反杜的政治力量之间展开。大选的结果,对杜的政治遗产的存续与否具有决定性影响,甚至会决定杜的个人命运。

杜特尔特近日声明退出政治,不再参选副总统。杜营目前已派出总统候选人和副总统候选人,他们虽是杜的得力助手,但在民调中并不属于人气很高的政治人物。不过,杜营还存在着一个最大悬念,就是杜的女儿、现任达沃市长萨拉会不会以替换方式成为候选人,菲律宾选举法容许在11月15日前进行替换。萨拉目前民调的人气高居第一,如果她最终成为候选人,对杜营来说是极大的利好。虽然不少人认为萨拉会在最后时刻杀出,但目前这还是一个变数。

大选中的另一具有实力的阵营是马科斯家族,这一阵营被视为杜的政治盟友。候选人小马科斯是争议性极大的前总统马科斯的儿子,因为家族的背景,一方面具有相当的实力和声望,另一方面也背负了他父亲的包袱,受到一些受害者和反对派的激烈抨击。

其他比较重要的是反杜的一些候选人,其中包括拳王帕奎奥、现任副总统莱尼,他们都有不俗的实力和比较旺盛的人气,都直接把矛头指向杜。人气很高的马尼拉市市长莫雷诺对杜的批评虽没有前两者那么激烈,但也谈不上是杜的盟友,他声明如果当选不会阻止国际刑事法院对杜的调查。

大选中的这几股力量已经基本明了,现在也有根据民调作出的候选人人气排行榜,但要以此预测大选结果是很不靠谱的事。萨拉和小马科斯的民调领先并有一定的家族资源优势,但其他主要候选人也并不弱。在11月15日之前的各种政治派别之间,也许还会有新的分化组合。选举期很长,在漫长的选举季中还会有很多变化,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杜的政治遗产无疑会是大选中激烈辩论的议题。这些主要政治遗产包括手段凌厉的反毒行动、“大建特建”基础设如何提升品牌价值施,以及对传统上亲美的菲律宾外交政策的调整。这些不同寻常的政策也让杜在菲律宾成为人气很高但又充满争议的政治人物,这些都会在这次大选中被考验。

杜的反毒行动可以认为是达沃模式在菲律宾全国范围内的推广。杜曾任达沃市长多年,因为地处偏远的棉兰老岛,在2016年大选之前,中国国内包括学术界都很少有人知道他。笔者曾在2015年夏天去达沃,去之前在马尼拉也没有关注过他。但到了达沃之后,就感觉到他的影响无所不在。很多出租车司机、酒店服务人员说起他来都是一种赞许又敬畏的语气。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有个开潜水店的老板是美国人,提起他来就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

在菲律宾地方政治贪污腐败、治安混乱的大环境下,达沃模式尽管以毫不留情地铲除异己著称,却给老百姓提供了一个比较安定和安全的生活环境。当达沃模式推向全国成为反毒战争时,杜等于向一些地方寡头进行了宣战,触动了很多政治家族和商业大亨的既得利益,同时在缉毒执行的过程中,一些无辜的平民百姓也死于非命。

在这种“运动式治理”中,杜因民粹主义领导风格支持率居高不下,同时也招致了一部分精英阶层的激烈批评,他们认为杜的做法破坏法制,对社会发展的破坏性大于建设性。应该看到,被少数政治家族控制的菲律宾社会存在着政治痼疾,民主很大程度上沦为政治家族之间的游戏,普通人普遍存在着无力感,这给民粹主义的兴起提供了土壤。而杜下猛药的做法固然打击了一部分既得利益者,但是他的权力基础仍是政治家族,除了在达沃的地方势力,他在政治上的盟友主要有阿罗约家族和马科斯家族,而这两个政治家族也有不少卷入腐败丑闻。杜的人气固然高,但还没有能给菲律宾的政治痼疾提供一个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反毒的效果会是大选争论的焦点,下一任政府即使是亲杜的,在方式上可能也会有所调整,以减轻社会精英反弹和来自西方的压力。

在经济发展上,杜的政治遗产是“大建特建”基础设施的政策。长期以来,菲律宾的基础设施建设落后,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杜上台以后,提出了相当于约1.6万亿元的庞大基建计划。目前,一些项目已经竣工并开始产生经济效益。菲律宾经济受新冠肺炎疫情打击严重,在疫后恢复经济的过程中,基础设施建设的引领作用十分重要,基础设施建设是在危机时刻带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下一届政府依然会重视。但受疫情的影响,有部分项目的预算有所削减,一些资金被抗疫占用,影响到“大建特建”的规模和速度。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平衡基础设施建设和急需的民生,是接下来的一个问题。

中菲关系在杜执政这几年有了比较大的发展,政治经济文化往来不断深化。但是,中国和中菲关系在上次的菲律宾大选中是一个话题,在此次大选中依然会如此。相比其他东南亚国家,菲律宾的对华政策受选举等国内政治因素的影响较大。大的方向上两国仍然存在很多共同利益和共识,在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即将生效的背景下,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会有更大空间。

对于投资菲律宾的中国企业而言,这次大选值得仔细观察和分析,以抓住机遇和管控风险。

(作者系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学者)

符号搜索

会议系统 二手奢侈品回收